实习生问道图灵奖:做研究的终极奥义

2017-08-10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8月2日下午3点,北京微软大厦2号楼14层最大的报告厅座无虚席。台上,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目光炯炯,充满期待地望着台下的明日之星。他,就是图灵奖获得者John Hopcroft教授。

一个在世界范围内久负盛名的计算机科学家,为何会如此重视并热情洋溢地对话年轻稚嫩的实习生?Hopcroft教授的话给了我们答案——“如果有一天,一个人来到你的办公室告诉你,他很感激你,因为30年前他在你的课堂上学到了很多,那这将成为你一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正因心怀“传道受业解惑”的热情,Hopcroft教授同时扮演着计算机基础科学教育者的角色,在逾50年的教学生涯中育人无数。他的很多学生成为世界各地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包括IEEE美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Cynthia Dwork,冯·诺伊曼奖章获得者美国工程院院士Alfred V. Aho,Daniela Rus,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Gilles Brassard,ACM fellow Richard Cole,IEEE fellow Thomas Howell, ACM committee member、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百宁。

如今,微软明日之星们有机会问道图灵奖得主,与世界顶级科学家、教育家探讨科研的终极奥义,自然兴奋不已。那么,他们之间,究竟有哪些精彩问答呢?

Q1:科研小白,如何找到感兴趣的课题?

首先,如果你是一个初入研究领域的学生,最重要的是保持好奇心。可以先找到一件你觉得很有趣的事情,它也许很小,很普通,但只要尝试,就可能做出一些有重大影响的成果。

其次,要敢于试错。你可能会同时有很多感兴趣的课题,苦恼于不知如何抉择。但当你真正着手研究它们,你会发现其中一些并没有那么有趣,之后便可选出真正值得研究的课题。

最后,在探索的过程中,要刨根问底,去发现最基本、最本源的问题,尤其是数学层面的问题,数学往往是能触及问题本质的。

Q2:基础研究其路漫漫,要不要改做应用?

这是很多中国学生甚至老师都会有的困惑,因为中国大学的教育评价机制目前仍以文章发表数量、项目资金规模等为主要指标。如果你想做基础研究,那么,你有两条路走出“被迫换方向”的困境:一是去一个已经在改变现状的大学。我亲眼见证了中国一些大学的变化,它们已经逐渐将教学质量和同行评议情况纳入评价体系。我相信中国的大学将在几年之内经历巨变,摆脱只论论文数量的困境。二是选择去美国深造,不过我不得不说,美国现在反而开始重视文章发表数量了。

回到问题本身,虽然我自己是做基础研究的,但我并不建议你们全都去做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也非常有意义。

最关键的还是你真正想做什么。如果我的学生真的想做基础研究,我和我的团队都会尽力提供机会。

Q3:导师选择困难症,大牛 or 新星?

这个问题因人而异。但首先,你需要找一个能够合作愉快的导师。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刻意去招学生,可能只是在某次学生来访的谈话中,发现和他合得来,能组成一个团队合作,便收为学生。我的学生都各有特点,我享受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光。对于即将开始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我建议他们在寻找导师的时候重点考虑是否能和导师愉快地合作。

回到你的问题,学界泰斗一般拥有规模更大的队伍,更多的资源,学生能有很多机会向团队其他成员学习,但得到导师本人直接指导的机会相对少一些。

而学术新星则与学生的合作可能更为直接、紧密。他们处于事业的上升期,会有更多的动力与学生携手探索研究。如果让我选,我会选择学术新星。

Q4:怎样才能去Cornell大学,做暑期研究?

康奈尔大学欢迎所有优秀的学生,与中国很多大学都有合作项目,我本人就是北京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的访问讲习教授。你可以问问你们学校的教授,我想你们学校应该与康奈尔大学有合作的。如果没有,你可以自己去申请,在学校主页上获取参考材料和信息。

Q5:高校OR企业,何去何从?

最应该考虑的核心问题是你个人的兴趣。Find something you are excited about. 人们不仅仅是为了做研究而进入学术界,教育学生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特别是在你喜欢教学的情况下,这会给你带来很多成就感。

而在有些情况下,如果你的研究课题与实际产品的贴合度很高,那进入公司或者创业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Q6:AI再次繁荣,是否又是昙花一现?

事实上人工智能在过去并未真正地繁荣过,受制于计算资源和数据的缺乏,人们并不能应用人工智能做出真正成型的产品,很多研究还局限于概念层面。当然人们之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很多研究员也随之换了研究方向。但是如今,由于我们有了强大的GPU和庞大的数据,人工智能甚至已经有成熟的产品步入人们的生活,而不仅仅出现在科幻电影中。所以我相信人工智能将会有一个很光明的未来,也会更深入地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已经豁然开朗了呢?别走,Hopcroft教授还有三条人生建议分享给你!

“Find something you are excited about. 一周有168个小时,扣除吃饭、睡觉、工作的时间,你只有15个小时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但如果你的工作就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那么这个时间就变成了55个小时。”

“Be your own master. 从某种程度而言,很多中国学生是家长的“提线木偶”,会被家长影响人生的选择,比如高考志愿。但你们要知道,你们的父母成长于工业革命时代,而你们属于信息革命时代。去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吧。”

“This is the best time. Seize your opportunity. 在那个计算机科学方兴未艾的年代,我从物理学转到计算机科学,就是抓住了时代变化的机遇。而现在,随着AI时代的来临,会有很多未知的机会等你去探索。”

在这个炎炎夏日,Hopcroft教授为有志投身于科研工作的微软明日之星实习生们带来了最特别的礼物。如果你也一样,对科研满怀热情又时有困惑,何不立即加入我们!这里有最顶级的科学家为你指点迷津,最优秀的伙伴与你共同成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