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我那年的高考

2007-07-29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据一些媒体报道,今年全国的高考状元中,女生占了七成。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宋睿华研究员,是1996年陕西省高考理科状元。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下她那个年代的高考经历。
 
  
文:宋睿华
 

   
我记得1996年是公费和自费两种方式并轨的第一年,我就是在那一年参加了全国理科高考。查询成绩的时候,我有点意外,自己竟然得了900分。那一年,陕西省使用了标准分(注:所谓标准分计算是把考生各科的原始分在全省考生中从高到低排序,按照各科的难度系数等参数折算出一个标准分,再将各科标准分相加得出总分),所有考生的原始分数被折算成一个100到900之间的分数。900分意味着我是全省理科的第一名。

 

   
对于这个状元,我没有觉得特别了不起。因为我知道,同省的一些厉害的学生早已经被保送。而后来到了清华,见到不少来自其他省市、分数奇高的人,我就更加明白“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回忆起那些往事,我更多的会想到和这个状元头衔相关的我的家乡、学校和家庭。

 回想我那年的高考

   (微软亚洲研究院宋睿华研究员)

 

  
 我的家乡咸阳是一座宁静的小城,她因为是秦的都城而闻名。那里,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给人们的生活以潜移默化的影响。比方说,书画协会在咸阳非常兴旺。不少人都有业余练习书法或者国画的嗜好。又比方说,我的语文老师金鹏先生就是一位业余作家,常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作品。我至今仍记得他在缅怀父亲时的深情。他为我们读了一首父亲的小诗:“请忘了我含泪的眼睛,那是为了爱我的人”。我也记得他在朗诵《屈原》时爆发的声音。那份激情甚至让隔壁上课的物理老师误会,悄悄问我:“是谁惹金老师生气了,发那么大的脾气?”

 

   
我的学校渭城中学坐落在城市的中心,校园不大。在我读书的三年里,不知什么原因,正在新建的教学楼盖到第二层就停了工。而工地影响到学校的操场,让我们的体育课受到很大的局限。所幸,在我拿到状元之后的一年里,那个楼得以竣工,据说也有我的一点点功劳,让我很欣慰。虽然,在设施上渭城中学比不上其它几所高中,但老师好,学校的生源也好。周围的同学拥有着多种多样的才华。有一位同学在全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成绩优异,被保送到清华。另一位同学文采出众,连我们才华横溢的语文老师也陶醉于朗读他的作文,并曾经用“以其不争而天下莫能与之争”来形容他的气质。还有一位女同学,歌唱得棒,气质更佳,上大学之后曾参加一个陕西省的歌唱比赛,成绩优异的同时还着实拥有了不少的粉丝。

 

   
在这样的一个小城一个中学,我没有感觉到传说中省重点的巨大的压力。我的作息规律,早睡早起。假期里补课也因为可以和好朋友一起玩而很乐意去。同学之间没有很明显的竞争,互助的气氛很浓。我经常会花多半的自习时间给同学讲题,助人的同时也让我对知识的理解更加透彻。好朋友之间,也会聊明星、谈论隔壁班上的帅哥和对未来的打算。关于高中生活,我很幸运能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

 

   
我的家庭是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爸爸、妈妈的工资不高,通过平时的节约攒下一些钱供我和姐姐上学。爸爸是一个在工作上精益求精的人,即使没有加班费,他也经常留在办公室里捉摸怎么改进产品的设计。妈妈非常疼爱我和姐姐,经常把发给她用于降暑的雪糕包好,带回家给我们两个吃。因为爸爸妈妈的爱,我和姐姐都很健康的长大,考取了理想的学校。我考大学的那一年,有一个空调厂家登报说要奖励省状元一台空调。领奖的那一天,我非常开心,因为这也算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第一次帮到家里。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事实上,1996年我们省有两个并列的理科状元(标准分也是900分),都是女生。另一个状元名叫卓玲。我们两个都选择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有幸成为同学。她来自西安,学识和气质都非常出众,刚进入学校就在“青春风采大赛”里获得了第一名,让我这位同乡也非常仰慕。我那时土土的,但非常热衷体育运动,在新生的定向越野比赛里拿了一个第一。之后,还参加过北京高校、全国和国际的定向越野比赛。也算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经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