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娃:诠释华夏文化的现代精灵

2007-08-03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吴冠英教授漫谈奥运吉祥物的创作

 

   北京夏季奥运会吉祥物“福娃”从2005年底问世以来,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关注2008北京奥运会人们的宠儿。当“贝贝、晶晶、欢欢、迎迎、妮妮”一群福娃出现在大街小巷,以“北京欢迎您”的热诚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的时候,你可曾知道这些惹人喜爱的福娃都是怎么设计出来的么?
它们都是经过了怎样的“千锤百炼”才最后“出深山”的么?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吴冠英教授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科技与人文演讲系列中道出了福娃诞生的故事。

 

一波三折,五行抢险

 

   
当我们看到五个憨态可掬的福娃乐陶陶地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时候,我们很难估量到底还有多少福娃是在幕后就被淹没掉的。吴冠英教授作为福娃的主要设计者,通过一大摞一大摞设计草样的生动展示,给观众揭示了福娃诞生背后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现在看到的这五个福娃,是在被否定的初赛方案中起死回生的,的确是很有福气啊”,吴冠英老师开始回忆着他的创作之路。

福娃:诠释华夏文化的现代精灵

 

  
福娃的数字“五”出自于吴教授对中国的“五行”说以及奥运“五环”的巧妙联想,数字“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特殊的含义,它象征着吉祥、如意,比如“五福临门”等。在确定了数字之后,吴教授延着“五行”说做了进一步的思考与延伸,他最初想到的是运用代表人与自然结合的人面鱼纹盘上的图案来设计娃娃,并给他们取了个“五彩娃”的名字。李教授通过不同表情和颜色的人面鱼纹面孔分别创作出了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理念的小精灵形象。但是,这个“五彩娃”的方案却在初稿评审中被否决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龙在西方阐释学中带有很重的负面含义,所以龙的设计也没有存活多久。

 

  
“就奥运吉祥物的设计,我们前前后后召开了6次执委会议,我从来没有见过国家领导人对哪次设计如此重视过”,吴教授颇有感慨地说到,
“这无疑给我们这些被安排在宽沟专心设计的专家团队很大的压力”。初选入围的六个方案确定后,以韩美林组长带领的专家团队又经过激烈的讨论和反复创新,大家绞尽脑汁地想尽各种方法去完善这些设计方案。可是画来画去,都没有什么突破,小组在创作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瓶颈期。于是,又不得不决定重新回到初选的50个作品中去寻找灵感,结果吴教授的五行理念在这时候劫处逢生、重现天日。接着,大家又开始以五行方案为基础原型,最终设计出了大家熟悉的福娃图案。

 

糅合民俗,福气十足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一直萦绕在创作团队的脑海中。奥运吉祥物不仅标志着一场牵动全世界人民渴望的国际运动会的盛开,而且更是一扇展示主办国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的窗口。因此,专家团队不仅贯穿五行的理念,将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作为设计的主线,并且在创作猴子、鱼、大熊猫、藏羚羊、燕子时融入了地理人文的想象,并赋予了中国民族传统的文化意蕴:大熊猫——森林——和谐,猴子——天地——健康,鱼——海洋——繁荣,等等。同时,他们还从民间工艺以及艺术珍品中汲取精华,将其中的一些创作手法很恰当地糅入到了福娃的造型设计中。比如以大熊猫为原型的晶晶,它头上的绿叶就来自于宋瓷上的荷花瓣造型;火娃娃欢欢,它头部的纹饰就源自于敦煌壁画中火焰的纹样;而以燕子为造型的妮妮,其造型创意来自北京传统的沙燕风筝。

福娃:诠释华夏文化的现代精灵

(吴教授向观众展示吉祥物的其他设计方案)

 

 
“为了画好这些娃娃头上的帽子,我们把全国各个民族从古至今凡是有记载的帽子样式都找出来进行学习和参考”,不仅如此,吴冠英老师还回忆起当时给福娃画运动延展图时,三个月画了2000多张草图的情景。“刚开始画骑马项目的延展图时,画了200多张图样都不满意。后来,我从陕西凤翔的一位民间老艺术家的泥质马工艺上获取了灵感,还专程登门请教,最后才把骑马项目的延展图画出自己满意的效果了”。对于没有经历过那个炎炎酷暑下的创作高峰期的我们,很难想象上面这些数字对于设计者而言所付出的心血,但是在一堂仅仅一个小时左右的讲座中,我们依然可以猜测到吴冠英老师笔记本里还有很多很多没有打开让我们看到的草图,它们就这样默默掩埋在了我们对福娃的追宠和记忆中了。

 

  
随着奥运脚步的临近,五个团团圆圆的福娃已经成为了中国的“特产”和北京的“名片”,但是,当这些融入了华夏文化质朴元素的现代艺术精灵们,在奥运的热潮中风靡国际市场的时候,我们还应该记住那群像吴冠英教授这样让中国的福娃走向世界的“民族艺术家”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