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的企业文化转型

2019-06-12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编者按:上周,以“爱创新、智同行”为主题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创新论坛2019在北京圆满落幕。在圆桌讨论环节,来自新一期“创新汇”成员企业——上海仪电集团、远传电信和我爱我家的企业代表分享了各自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企业所经历的阵痛与突破。

从左至右:潘天佑、蔡小庆、井琪、谢勇

 

主持人

潘天佑,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

座谈嘉宾

蔡小庆,上海仪电集团总裁

井琪,远传电信总经理

谢勇,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

 

主持人:首先,我想请三位嘉宾简单介绍一下企业今天的情况。

蔡小庆: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老牌国企,它的前身是上海市仪表电讯工业局,上海仪电正式成立于1960年1月,差不多有60年的历史,很多上海乃至全国家喻户晓的品牌从这里诞生,并曾经占到全国这个行业的半壁江山,改革开放后,我们有200多家与世界500强企业的合资公司。

目前,我们有三大主业:一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与电子制造高度结合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品,二是商务不动产,三是非银行金融服务, 我们希望能聚焦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为特征的新兴产业,包括面向客户企业的IT服务,面向政府的数字城市,帮助政府和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这是目前我们正在努力的地方。

上海仪电集团总裁蔡小庆

井琪:远传电信在台湾地区电信公司中排名第三,台湾有所谓的三大二小。我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消费者和企业客户方面都做得很好。而远传员工都是使命必达、很勤奋又任劳任怨。远传电信转型,除了传统电信公司的电信服务和手机业务,早已开始为企业客户做解决方案。台湾的移动服务营收一直在往下走,但因为台湾很早就是无限量很便宜的电信环境,所以虽然手机的数据使用量在上升,但营收不会随着增加。我们希望5G会带来一些改变。今天我们转型要“超越电信”,除了传统电信服务,对于数字服务在消费端我们有影音、音乐、电商等服务,在企业客户端从传统的IT、ICT更转到了IoT领域。远传一直强调5G“大人物”,代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的技术能量,我们现在一直在按这个来进行布局为我们企业客户提供更先进的服务。

谢勇:我爱我家2000年从第一家中介门店开始起步,经过19年的发展,今天在国内18个城市有3200多家门店,5万多经纪人,业务涵盖新房、二手租赁、房屋资产管理,以及海外业务。我们为客户提供以居住为核心的全生命周期服务,愿景是“让居住更美好”。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来谈转型,我想先请教井琪总经理,我今年给贵公司远东集团董事长拜年,董事长贴的对联是“数位转型启动能,基业常青有新智”。远东集团不光有远传电信,还有百货、石化、航运等等业务。我想知道整个集团正在如何做数字化转型?

井琪:我们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先生是非常重视科技和转型的。企业在讲转型的时候,从上而下的领导力是很重要的。他对新技术一直很愿意多学多听,想的都是如何创新,如何把集团带往创新之路。集团里远传是科技业,其它是由传统产业起家,所以远传电信是帮助远东集团的一个创新转型的引擎。譬如远传和集团的纺织公司也正在做AI的智能验布试验。一般人学习纺织验布需要一年才能胜任,但一年到了就需要换个任务,因为验布对眼睛有很大的损耗。所以AI在提高生产力和职业保护中就可以有新的应用空间,另外集团的水工厂也正在试验用AI验钢球取代目测。所以我认为AI技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不但是我们远传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董事长对集团的其他产业也在强调推动转型,这就是领导力,是自上而下的要求和期待,而集团每个公司的总经理也都是使命必达的。

远传电信总经理井琪

主持人:最近,微软亚洲研究院与上海仪电集团共同成立了微软-仪电人工智能创新院。我想请蔡总聊一下对人工智能创新院的想法,它能为长三角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为集团本身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蔡小庆:上海仪电集团和微软对人工智能创新院都有很大的期待。我们跟微软合作的历史非常久,旗下很多公司跟微软的合作都有20年的历史。当然,原来仅仅是微软产品的销售和服务。我感受到微软越来越开放,越来越赋能,我们非常坚决地执行微软“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当然这还不够,在中国,客户需求越来越多样化、越来越个性化。在数字化、网络化之后,企业对智能化的需求越来越迫切。我们与微软合作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

现在,政府对智能化的需求也非常强烈,我们帮助上海市政府打造了大数据中心,把所有政府部门的1360多个系统上云,这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上海作为超大型国际化大都市要率先实现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的精细化。如何实现精细化?就要依靠信息化手段,尤其是AI技术。我们在帮上海市政府做顶层设计,包括城市中脑,从IaaS平台到PaaS平台的实施等,这更需要智能化,需要企业有更多的能力,我们自身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觉得微软亚洲研究院“创新汇”的理念非常好,拥抱数字化转型,用技术创新推进产业升级,实现合作共赢。

原来我们认为微软亚洲研究院是在象牙塔里做基础研究,后来我们发现微软亚洲研究院可以帮助我们的行业企业解决应用落地的问题,并且微软的技术非常丰富,我们希望把微软的技术和我们的行业经验结合,解决AI落地的最后一公里。

主持人:接下来我想请教我爱我家谢勇董事长,作为一家房地产经纪企业,我爱我家数字化转型的愿景是什么?这个过程中又会碰到哪些阻力?

谢勇:我爱我家是非常纯粹的为客户提供服务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实际上,数字化转型是我认为的必由之路,从内部来说,无论是中层还是高层,都迫切地希望能够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推动进一步的提升,所以我们内部是不抵触的,矛盾在于在转型过程中的投入,我们公司有400多名IT人员,对于IT或者是信息化建设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为国内居民提供房产交易服务,会累积大量居住相关的大数据。我期望在10年后,我爱我家控股可以在集团数字化战略指导下推动大数据平台的业务发展方向,有效利用我们现有的优势,为市场提供具有指导性的产品与服务,这是我们整个集团愿意去努力的方向。

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

主持人:我爱我家有5万名员工,都在第一线为客户提供服务,有没有人担心AI会让他们失业?

谢勇:首先,我们从事的是居住服务的行业,我们的产品有特殊性,房子是客户的,买家和卖家都是我们的客户,房子是非标产品,买家的情况、卖家的情况都不一样。我们不怕大数据、AI会颠覆我们的行业,经纪人服务有非常高的存在价值,我们恰恰非常期待能运用大数据或者AI,帮助整个行业提升效率,缩短卖家卖房子的过程,或者早点帮买家买到令他们满意的房子。

主持人:井琪总经理,创新汇第二期26家成员企业中只有你们一家是电信企业,5G会导致很多业务都必须做出改变。您能不能谈一下5G出现后,远传电信不得不做的改变?

井琪:5G物联网就是万物相连,它是最底层的连接,这是我们电信公司的主业。我们要提供这样的连接服务,可是今天赚钱的不再是连接,而是在上面能长出来的应用。我们希望在5G提供这么低时延、海量、高速服务的情况下,有更多的应用会发展出来。

可是,我个人对5G的看法是,对于消费者来讲,5G不会马上带来太多的改变,因为4G的速度已经足够快,现在能用手机做的东西已经非常多了,大家不会对5G有什么更强的需求,再加上5G手机的成本一开始仍然会比较高。

而在企业客户端,5G可以提供更多的应用场景,尤其是对于边缘设备,物物相连时信息上传的速度就很重要。所以我觉得5G在企业客户端解决方案方面会有更好的发展。事实上,这与我们远传电信对于5G“大人物”的愿景是一样的,我们跟微软合作就是希望加强这方面的能力,因为我们看到企业客户端是一个新的蓝海,而不是跟消费者每个月收几百块钱费用的红海。企业客户去年占我们整个营收的16%,将是我们远传电信很重要的成长引擎。

主持人:微软是数字化转型的先行者,大家觉得《刷新》这本书看起来轻描淡写,其实转型是非常痛苦的。微软文化中的“成长性思维“,就是要推翻自己的过去,就像萨提亚常说的,这个行业不会尊敬传统,只尊敬创新。我想请教上海仪电的蔡总裁,国营企业在我们的印象中步调会慢一些,可是我和上海仪电接触后觉得你们真拼,你是如何让大家有继续成长的驱动力的?如何让他们有持续性成长的思维?

蔡小庆:这是非常好也非常难回答的一个问题。确实,转型是非常痛苦的,我们经常说一句大实话,“不转型就等死,转型就是找死“。我们也看到在这二三十年中,无论世界怎样变幻,微软始终站在前面,并且重回第一,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刚才提到萨提亚的《刷新》,我们看了以后,在开放、包容、协作、实现变革上有很大启发。上海仪电是一家历史悠久的公司,也是一家与时俱进的公司。我们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且生命周期很短,比如无线电、半导体的变化都特别大,从电子管到晶体管,每一个年代我们都经历过。所以我们的基因中始终有着变革的因子,我们必须要变。尤其是进入互联网时代后,微软始终说,不是要颠覆行业,而是要提供信息化的服务。

再说到所有制,在人才竞争这么激烈的时候,国有体制和机制存在天然的不适应,但我们还是想努力地有所改变,要活下去,最好还能过得好。

主持人:企业转型最大的阻力可能是领导人,因为他通常是过去成功的那个人,会倾向于复现过去成功的方法。所以最后我想请三位发表的是,你怎么确保你是企业里创新的推动者,如何让自己在转型的过程中永远走在前列?

谢勇:我爱我家是我们2017年收购的,所以我没有固有的思维方式。我以前是做投资的,我一直在关注创新科技,这是我非常喜欢的领域。我爱我家的一个宗旨是,把提升客户服务品质放在一个不变的追求上。所以在这个原则指导下,我们一直在做技术创新,我们希望各个方面的科技工具或手段的加入,能对企业运营进行有效的提升。

实际上,对于如何不让自己成为行业或公司的阻碍者,我还是很勤奋的,而且我努力地学习新技术。比如去年我们做3D拍摄,做3D和VR技术的公司很多,但如何在保持质量的情况下把一套房子的拍摄成本从200元降到30元,这是一个比较有挑战性的问题,我们最后拥有了这个技术的专利权。我自己对技术的探索是有敏锐度的,我们内部也一直有头脑风暴,避免公司内部的思维固化。我也一直说不要老是埋头干活,还要抬头看看天。我们与微软合作后,在拍摄3D看房的同时也把量房的数据采集完了,误差也非常低。这一年我们在语音质检、智能问答、智能选房、电子签章上,科技化进步都比较明显。

井琪:我之前在AT&T,他们几年前就开始做转型,所以我也看到了大公司在转型的过程中犯下的错误,不只是科技层面,还有人和组织的层面,对转型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决胜要素。我应该不是一个阻力,而是推动力。我们公司的员工会感觉我有不一样的地方,这可以给大家一些冲击,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思考。所以我觉得要让自己能够引领创新,当然要多听多读多学,另外,年轻人的想法真的和我们这一代有很多不同,我发现要走出去,多了解基层,多了解不同的世代和族群的想法,我觉得把新的创意带进公司就是一种动力,保持开放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在各种科技方面我们与强者同行,与智者为伍,我们与微软这样的大公司做跨业跨领域的合作,这也很重要。

蔡小庆:伟大的CEO可能是一个企业再生的英雄,也可能成为阻碍它改革的罪人。我觉得很重要的一条是,洪小文院长的导师Raj Reddy有一句著名的话,“我不赞成你,但我支持你去做“。对我们来说是一样的,时代在变,技术在变,商业模式也在变,永远不要犯经验主义的错误,不能墨守成规、抱残守缺。CEO要有开放的心态,甚至要有把自己“放空”的能力,要能支持新生力量去做一些尝试。但另一方面,在现在这个时代,各种商业模式的创新也是鱼龙混杂的,CEO要对商业的本质和逻辑有一些把握,对到底是真创新还是伪创新、是否可持续有自己的判断,这样才能保证转型的成功。

主持人:我相信所有的创新和转型都是不易的,非常感谢三位嘉宾带来的关于数字化转型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