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比尔·盖茨同事(下)

2007-05-30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文/石丹  
摄影/朱琳琳

  

  
 本文记录的是《职场》杂志记者石丹亲临微软亚洲研究院时所遇到的“人”和“事”。此篇讲述的是她在研究院“偶遇”的第二人——微软亚洲研究院招聘经理杨娜,邂逅她的关键词主要是“影响力”。以下是记者石丹与杨娜的采访内容。

 

   
杨娜在2005年进入微软亚洲研究院。那时的研究院已经初具规模,亦开始对微软及业界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对杨娜来说,如何为研究员和经理们搭建一个最好的工作平台、可以让他们时刻迸发出来的“奇思妙想”变成落在纸上的创意是杨娜工作的重中之重。

 

大量的时间属于自己

 

  
“这里每个研究员对自己的时间有自主的控制权。”杨娜介绍说。“人很宝贵,我们培养一个研究员需要2-3年的时间。于是我们就放弃了很多制度上的束缚,一旦进入了研究院工作,就能够获得足够的信任,也能很大程度地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我们放弃采用制定一个标准的办法来衡量研究人员,因为量化的标准容易使大家越来越趋同。”这种做法的成果显著:从1998年成立至今,亚洲研究院已经发表1000多篇论文在国际期刊上,并有200多种技术应用到微软产品中。

 

   
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探索未来5到10年的技术发展趋势。这里的研究员们没有任何产品压力。但是,看似宽松的环境其实要求每个研究员都要有自己的判断力和决策力。其实,这种自由并不轻松。这些研究员都是习惯了优秀的人,他们知道,只有全力以赴运用所掌握的技术去证明自己的优秀和别人对你的信任。也只有更努力才对得起每年“没有上限”的研发经费。

 

   
似乎微软亚洲研究院天生就拥有一种坚韧刚强的性格。院长沈向洋曾经说过,“因为我们这个研究院与总部相隔千山万水,我们不可能与产品组的同事们经常沟通,我们也没有办法开个午餐会就解决问题,这就意味着我们得付出双倍的努力。”

 

   
杨娜说:“聪明是老天爷给的,而勤奋决定着你的这个天赋可否发挥到极致。他们总是很勤奋。尤其勤于思考。”休息区里可以当作白板的桌子记录了他们的勤奋,“大家会在任何一个休息区讨论问题,灵感之间的碰撞可能就发生在写满桌面的字里行间。”杨娜这样告诉我们。

 我们与比尔·盖茨同事(下)

(图片说明:研究员和实习生在休息区的“白板桌”前讨论问题。)

 

过“三”关斩“十”将

 

   
看起来,进入研究员之后是很宽松的环境。那研究院怎么确保找到的人是对的?“严格的筛选过程。”杨娜说。人力资源部首先做的工作是“人工的方式”对研究人员简历的初筛。主要看研究人员的研究方向是不是有职位可以与其匹配。接下来是电话面试,这个过程主要是了解对方的工作背景、事业发展想法。“我相信,他以前做过的事情能映证未来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杨娜说,“通过的人将被推荐到部门经理和技术经理那里。随后,我们会把应聘者邀请到北京,进行至少一天的面试。应聘者要面对的是8个面试官一对一地交谈。而在面试前,应聘者是要向这8个人做1小时的演讲。”

   

   
进入研究院后,员工的年度工作目标和衡量标准由该员工和经理商量。在一年当中,经理和员工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会谈沟通目标达成的状况,并在计划调整时及时更新。在财年结束的时候,员工会就自己的目标达成结果做出自评,经理也会根据其对员工在一年当中的达标状况以及与该员工有工作往来的其它途径收集反馈并为员工评分。业绩的评分和员工完成的结果相关,不与其它的员工进行比较。如果员工经过评估不能达成当年工作的期望,经理和人力资源部会具体分析原因并找出合适的方法最大化地帮助员工将工作表现提高到期望的程度和结果。如果经过持续的关注还不可以将工作达到期望,离开微软选择其它的职业途径可能会是对该员工更好的职业路径。

 

谁是明日之星

 

    
研究院自成立以来,启动了面向亚太区高校博士生、硕士生和本科生的“明日之星”项目。(研究院招募的实习生60%是博士生、35%是硕士生。个别优秀的本科生也是在视线之内)该项目由微软亚洲研究院和国内外高校共同执行旨在培养高素质的计算机基础研究人才。实习生进入微软亚洲研究院后深入到每个研究小组进行为期三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案的实习。2005年,通过与中国教育部的合作,旨在把微软亚洲研究院建设成为中国第一个培养计算机基础研究人才教育基地,并总结探索出一套培养高素质计算机人才的有效模式。当然,微软亚洲研究院自然是“近水楼台”。这被形象地比喻为“亲自到树上摘好吃的苹果”。

 

   
研究院的研究员不可以在外面兼职,唯独可以在大学兼任教授。常务副院长洪小文就在七所大学指导研究生。一方面,研究院积极在世界范围内寻找业界精英;另一方面,也把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高校里,并同高校一起培养和开发中国最优秀的计算机人才为微软所用。这也是盖茨所期待的。

 我们与比尔·盖茨同事(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