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宣布将在 2030 年实现碳负排放

2020-01-17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图为微软总裁 Brad Smith、微软首席财务官 Amy Hood 以及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宣布微软计划在 2030 年实现碳负排放。(Brian Smale 摄于 2020 年 1 月 15 日)

全球性的碳排放问题亟待解决已是非常明确的科学共识。大气中的碳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气体隔绝层”,在阻碍热量排放的同时,也在改变着地球气候:全球温度已经上升了1摄氏度。缺乏对碳排放的约束,任由全球温度继续攀升,科学结论告诉我们,这将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根据科学界得出的结论,自十八世纪中期第一次工业革命起,因人类活动产生并排放至地球大气的温室气体超过 2 万亿吨。这当中超过四分之三是二氧化碳,且当中大部分的排放都发生在二十世纪 50 年代中期以后。这已经超出大自然对碳的再吸收能力,此外,人类每年还要额外向大气中排放超过 500 亿吨的温室气体。几年或十几年的时间,远远不足以解决这样的问题,事实上,一旦超量的碳进入大气,需要经过数千年的时间才能够彻底消散。

全球各地的气候专家一致认为,世界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减少碳排放,终极目标是必须达到“净零”排放,这意味着人类需要对其每年排放的碳进行等量清除。想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需要采取强硬手段、借助尚待发明的新技术以及创新的公共政策。这是一个颇具雄心、也颇为大胆的目标,但科学告诉我们,达成这一目标对于当下的每一个人以及未来的每一代人都至关重要。

微软:2030 年实现碳负排放

净零排放已经成为全球性目标,这当中有能力走得更快更远的人也需要作出相应的努力。这就是为什么微软在今天宣布了这一宏伟目标及计划:减少并最终消除微软的碳足迹。

到 2030 年,微软将实现碳负排放;到 2050 年,微软还将从大气环境中消除部分碳排放,总量为自 1975 年公司成立以来的碳排放量总和,其中包括直接排放或因用电产生的碳排放。

想要实现这一切,仅有宏伟目标是不够的,还需制定详细的计划。微软在今天发布了一项强力计划,帮助公司在 2030 年将碳排放量减少超过一半以上,包括直接排放以及整个供应链和价值链产生的排放。微软将通过进一步推行内部碳税政策(该政策于 2012 年开始执行;2019 年,微软宣布将费率上调至每公吨碳排放 15 美金),收费范围将不仅限于公司直接排放,而是扩大至企业供应链和价值链,从而为实现目标提供部分的资金支持。

微软还提出了一项倡议,通过自身技术帮助全球各地的供应商和客户减少他们的碳足迹。同时拨款 10 亿美元设立气候创新基金,帮助加快全球碳减排、碳捕获和碳消除技术的发展。从明年开始,微软还将在供应链采购流程中明确加入对碳排放的要求。所有举措和相应进展都将发布在新一年的《环境可持续发展报告(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Report)》中,其中将详细介绍微软在碳排放方面的影响和减排之路。最后,微软也表达了对加快碳减排和碳清除的公共政策的拥护,所做的一切工作也都得到了这些政策的支持。

采取原则性方案

每当面对一个新出现的复杂社会问题时,首先要对其进行学习和了解,之后通过制定原则性方案来指导工作。对于微软在隐私保护和人工智能伦理发展领域的工作来说,这种方案非常重要,而这也正是我们在实现碳减排目标过程中所采取的方法。微软总结了七项原则,对于未来针对碳减排采取的持续创新和附加行动将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1. 以科学和数学为基础。我们的工作将继续以最先进的科学和最精确的数学为基础。
  2. 对我们的碳足迹负起责任。微软将为其所有的碳排放负起责任,到 2030 年,微软将把碳排放量减少一半以上,每年的碳消除量将超过排放量。
  3. 投资新的碳减排和碳消除技术。微软将投入 10 亿美元,用于设立新的气候创新基金,以加快碳减排和碳消除技术的开发,帮助我们和整个世界实现碳负排放。
  4. 赋能全球各地的客户。最重要的是,我们将开发和部署数字化技术,以帮助我们的供应商和客户减少碳足迹。
  5. 有效确保信息透明。我们将依据强大的全球报告标准,发布年度《环境可持续发展报告》,以确保我们的碳减排进展信息透明。
  6. 为碳相关的公共政策议题发声。我们将支持新的公共政策倡议,加速碳减排和碳消除的机会。
  7. 号召员工参与其中。在推进这一系列碳减排相关创新的过程中,我们的员工将会是最为宝贵的人才资产,基于这样的认知,我们将为员工创造更多机会,让他们也能够参与到这一行动中来。

以科学和数学为基础

作为一家企业,在解决碳问题时必须坚持以持续的科学进步为基础,并有精准的使用相关基础性数学概念,这一点非常重要。对于每个消费者以及更广泛的企业领域来说,都应当如此。

就某些方面而言,情况简单而直接。如下图所示,以 GDP 增长衡量,人类的进步与能源使用密切相关。过去如此,未来也是如此。如果我们要想继续创造更多经济机会和经济繁荣,就需要使用更多能源,全球都是如此,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他们也应当得到机会,从而跟上工业化水平更高的国家的脚步。

两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二十世纪50年代以来,经济发展使得碳排放量不断增加。我们需要改变这种情况。简而言之,我们需要在减少碳排的同时使用更多能源。

过去几年的科研进步凸显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研究结果清楚地表明,地球的平均温度在过去 50 年上升了1摄氏度,二氧化碳的排放成为主要原因。事实上,如果我们不能够以可持续性的方式快速改变,到本世纪末,地球平均温度很可能再上升1-4摄氏度。这样的升温带来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更大的挑战在于,碳减排尚未引发社会足够的重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是,我们都需要学习并真正地重视“碳数学”。掌握基本的数学概念,对于理解碳问题对我们产生的影响非常重要,无论是对个人、家庭、企业或其它组织。

这当中的一个方面,相对简单但十分重要。科学家通过将碳排放分为三类来对这一名词做出解释。

  • 第一类是人类活动导致的直接排放——这些排放可能来自个人驾驶的汽车废气、企业运输货物的货车或运行的发电机。
  • 第二类是使用电力或热力生产造成的间接排放,例如用于家庭照明和企业建筑用电的传统能源。
  • 第三类是人类从事其它活动造成的间接排放,包括生产人类所需食物和商品产生的排放。对企业而言,这些排放源涉及的领域广泛,涉及到其完整的供应链、建筑物中的材料、员工差旅以及其产品的完整生命周期(包括客户使用产品时消耗的电力)。鉴于这样的情况,一家公司所产生的第三类排放量往往远高于第一类和第二类排放量的总和。

这样的事实也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对涉及这三类排放的所有领域进行测量。今年微软预计排放1600吨碳,其中约10万吨属于第一类排放,约400万吨属于第二类排放,而剩余的1200万吨都属于第三类排放。鉴于引发第三类排放的活动领域广泛,大多数企业可能都是第三类排放占比更高。

对于碳数学来说,还有一个方面也很重要,就是“碳中和”和“净零排放”之间的差别。事实上,二者虽然听上去类似,但并不相同。

  • 一类常见的操作是,企业为了避免减少或消除碳排放,会通过支付费用来进行抵消,并称自己是“碳中和”企业。但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打个比方来说,一种避免减排的方式是付款给某些人,让他们不要在自己的土地上采伐树木,这是好事情;但实际的情况是,付款给某些人,让他们不要做产生负面影响的事情,但这并不会对碳消除产生积极影响,因为这样的操作不会引发人们种植更多树木。
  • 相反地,“净零排放”指的是公司的碳消除量等于自己的碳排放量。之所以说是“净零排放”而非“零排放”,是因为企业还是产生了碳排放,只不过与其碳消除量相互抵消。而“碳负排放”指的是一家公司每年的碳消除量高于碳排放量。

自 2012 年起,微软就一直致力于实现“碳中和”,近期的工作也让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个过程中,相较于骄傲的心态,谦逊的态度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也坚信,不仅仅是在微软,这样的感受对于全球的每一个企业和组织同样适用。

和大多数碳中和公司一样,微软主要是以资金投入进行抵消,从而实现碳中和,这其中以避免排放为主,而不是消除已经排放的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转移了焦点,简而言之,碳中和不足以满足世界的需求。

继续避免排放、并且进行相应投入依旧必要且重要,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当下的迫切需求:开始消除大气中的碳,微软也相信,通过我们的投入,将加速这一进程。

此外,微软还发现自己和其他很多公司需要克服的另一短板。从历史上看,微软通常重视第一类和第二类排放,但除去员工差旅外,我们没有全面地计算过第三类排放。也正因为此,我们致力于在 2030 年实现这三个领域的碳负排放。

对我们的碳足迹负责

基于这一科学和数学,我们在今天公布了一项强力计划,旨在减少微软的碳排放。这项计划包含三个方面。

首先,通过如下措施,我们将在2025年左右将第一类和第二类排放降低到接近零排放。

  • 到2025年,我们将实现100%采用可再生能源,这意味着我们的所有数据中心、建筑、园区的全部能源消耗,都将从碳排放发电,转换为绿色能源。
  • 2030年,我们将实现全球园区作业车辆电气化。
  • 针对硅谷园区和普吉湾园区现代化项目,微软将力求获得国际未来生活研究院(International Living Future Institute)的零碳认证和LEED(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白金认证。

第二,通过下列新措施,微软将在 2039 年把第三类排放减少一半以上:

  • 2020年7月,微软现行的内部碳税政策将开始覆盖第三类排放。目前碳税的费率为每公吨 15 美元,覆盖所有第一类和第二类排放,以及第三类排放中的差旅排放。不同于其它一些公司,我们的内部碳税并非是只计算而不收取的“影子税”。微软的每个部门都会根据自己的碳排放量来支付这项费用,而这些费用将用于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改进措施。

从 2020 年 7 月份起,我们的所有业务部门还将为所有第三类排放支付内部碳费。一开始的每吨价格将低于目前针对其它排放的费用,但我们未来将逐步提高价格,直至所有三类排放的价格相同。这将在整个公司加强激励以减少所有三类排放,并资助更多工作来减少我们自己的第三类排放,并投资于碳消除活动。

  • 到 2021 年 7 月,我们将开始实施新的采购流程和工具,以支持并激励供应商减少这三类排放。我们将与供应商携手,落实一致且精确的报告,并采取有效措施,以期朝向科学目标取得进展。

第三,到 2030 年,微软的碳消除量将超过碳排放量。到 2050 年,我们将消除公司自 1975 年成立以来直接排放、或通过用电而排放的所有碳。我们将通过一系列负排放技术(NET)实现这个目标,包括造林和再生林,土壤固碳,生物能的碳捕获和储存(BECCs)以及直接空气碳捕获。

通过评估与四个标准有关的 NET 属性,微软将在每年确定自己的碳消除组合:1)可扩展性;2)可负担性;3)商业可用性;以及4)可验证性。鉴于目前的技术发展和价格因素,我们一开始将聚焦于自然解决方案,并计划从现在到 2050 年之间,转向技术解决方案。

投资新的碳减排和碳消除技术

解决地球碳排放难题所需的技术尚待开发,因此,我们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要利用微软的资产负债表来刺激和加速碳清除技术的发展。我们承诺在未来四年,新成立的气候创新基金将向新技术投入 10 亿美元,让全球各地更多努力解决碳难题的人能够获得资金支持。微软深知这 10 亿美元仅仅只是所需资金的一小部分,但我们希望借由这一行动,激励更多政府和企业以新的方式进行投资。

这些资金将主要用于两大领域:1)通过投资项目和债务融资加快的持续技术的开发;以及2)通过股权和债务资本投资新的创新。

我们的投资判断将主要基于四项指标:1)有望带来有意义的脱碳、气候适应或其它可持续发展影响的战略;2)在加速当前和潜在解决方案方面的额外市场影响;3)与微软的相关性,即创造可用于解决我们未偿还气候债务和未来排放的技术;以及4)对气候公平的考量,包括发展中经济体。

除了设立新基金,我们将继续通过地球人工智能计划(AI for Earth)投资碳监测和建模项目。地球人工智能计划在过去两年不断发展,来自 70 多个国家的 450 多位受助人获得了该项目的支持。

赋能全球客户

我们认为,微软对碳减排最重要的贡献并非源于自身,而是源自帮助全球各地的客户通过我们的经验、数据科学、人工智能和数字化技术减少碳足迹。对于很多客户来说,可持续发展已经是其业务的核心部分,而另外一些客户则刚刚开始降低自己的碳影响。不管他们处于哪个阶段,我们都将尽全力提供帮助。

更好的碳追踪始于让服务和产品的碳影响更加透明。今天,微软发布了名为“微软可持续发展计算器”的新工具,通过 Power BI 仪表盘分析其使用的 Azure 服务所产生的预估排放量。这一工具将帮助客户更好地了解其云工作负载的碳影响,发现全面迁移到 Azure 上的潜在好处,并帮助他们报告自己的 IT 服务碳足迹,通常来说,这属于很难追踪的第三类排放。

在此基础上,我们将提供更进一步的新解决方案和产品,包括针对第一类排放、第二类排放、第三类排放的洞察,以及与所有微软智能云 Azure 服务相关的物质循环。我们还将提高 Teams、Edge 以及其它服务和解决方案的碳绩效透明度。这项工作将基于科学方法论,以及我们云基础设施和供应链的环境绩效透明度。

我们还与瑞典能源公司 Vattenfall 一起推出了全新的 24/7 匹配解决方案——该决绝方案尚属首创,让客户能够选择他们想要的绿色能源,并利用 Azure IoT 确保其消耗符合这一目标。这种更高的透明度可以让客户调整其业务运营,以便更好地适应他们所选绿色能源的可用性,从而进一步减少其碳足迹。

我们还致力于与客户开展新的合作,以应对碳减排问题。其中包括与客户及合作伙伴共同创新,开发低碳解决方案,包括我们与 L&T Technology Services、ABB 和江森自控在可持续智能楼宇解决方案上所做的合作,将能耗降低 40%;把可持续性纳入我们的战略联盟——这也是我们与 AT&T 和 NTT 的首创的;推动跨行业合作和联盟,以开发新的标准和工具。

未来任务的重要性和复杂性是难以想象的,需要全球每一人、每一组织都做出贡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继续与我们所有的客户(包括那些在石油和天然气业行业的客户)合作,在帮助他们满足当前的业务需求的同时,共同创新,以实现未来净零碳排放的业务需求。伴随着全球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于能源的需求只高不低。我们必须让能源公司转型,包括转向使用可再生能源,开发并使用碳负排放技术——如碳捕获和储存技术以及直接空气捕获技术。所有这些都必须结合起来,以满足因全球经济发展而引发的持续性能源需求。

确保有效的信息透明度

要想在碳排放方面取得真正进展,就需要真正的信息透明。正如我们现在所做的那样,微软将继续披露服务和解决方案的碳足迹,同时支持针对碳排放和碳减排透明度和报告的行业标准,并也将以这些标准严格要求自身。

今天,我们还签署了联合国《1.5 度商业目标承诺》,微软希望其它公司也能加入进来,我们也会在每年的《环境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公布我们的碳排放进展。

为碳相关的公共政策议题发声

微软还将利用自身话语权为四个公共政策议题发声。我们认为,这四个议题可以推进全球所有碳减排工作:

  • 需要扩大由各国政府资助的全球碳排放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工作,并重新调整为有针对性的成果和更强大的跨境合作,以开发能够实现全球净零排放所需的突破性技术。
  • 消除监管壁垒,从而促进市场化,使碳减排技术能够更快地扩大规模。
  • 利用市场和价格机制,使个人和企业能够做出更明智的碳排放决策。
  • 通过基于通用标准的透明度来赋能消费者,向采购者告知商品和服务的碳含量。

让我们的员工参与其中

最后,我们将充分利用员工的能量和才智,邀请和鼓励他们参与我们的碳减排工作。正如我们从微软的可及性工作中发现的那样,我们相信,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对员工自身的影响,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领域——全公司的人都可以针对这一议题,贡献重要洞察和创新。

我们将为员工创造更多机会,让他们积极参与公司层面的活动以及其所在团队的工作。我们今天推出了一个扩展版的内网,员工可以在此了解更多信息。而在我们每年举办的、为期一周的黑客松活动中,我们还将提出一个特定聚焦话题,呼吁大家群策群力,拿出减少和消除碳排放的方案,从而让这一活动热烈程度达到顶点。

世界的下一个”登月计划”

碳减排是全球性需求,微软也意识到,这也是我们的客户和员工对我们的要求。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新计划,可以说是微软的“登月计划”,这也将成为全世界的“登月计划”。

到 2030 年实现碳负排放,这个目标对于微软来说并不容易。但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目标。通过恰当的投入,这个目标是可实现的。我们需要继续学习和调整,不仅仅是微软自身,更重要的是要与全球各地的其他伙伴密切合作。微软在今天公布的这项新举措,包含了精心制定的计划和清晰的视野,挑战同样存在,新技术也亟待开发,让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