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派 | “健忘”的陈艺虹:MSRA带给我的“惊艳”与“惊喜”

2019-01-22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她投稿顶会一击即中,却对于已经获得的成就很“健忘”;作为计算机领域的少数,她不想接受因性别带来的区别对待;在让她“惊艳”的 MSRA 之旅中,mentor 的“甜”融化了她的“冷”。

她是陈艺虹清华大学复杂系统工程实验室硕士生,MSRA BDM 组实习生

程序媛,不甘心只写报告

在计算机领域,女性数量稀少似乎已成常态。但是,作为少数群体获得的“优待”,反而压缩了她们的专业锻炼和未来发展机会。

陈艺虹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做小组作业时,组内只有她一个女生,男生们出于好意包揽了更具挑战性的 Code 工作,让她负责写报告就行。

这样虽然可以轻松地完成作业,却并非陈艺虹的心之所向。

高中时,她喜欢物理和数学,也喜欢动手做实验。高考后,她如愿进入清华大学学习电子信息科技,成为了一名工科女。“身边的人常常有偏见,不自觉地带入思维定势。”陈艺虹说:“长远来讲,这对于我们的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

陈艺虹

微软亚洲研究院一直支持、激励和启发女性在计算机领域的发展,Ada Workshop 正是以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Ada Lovelace 伯爵夫人命名的促进女性职业发展的活动。在 2016 年 12 月于清华大学举办的 Ada Workshop 上,陈艺虹与微软亚洲研究院邂逅了。在活动中,陈艺虹获得了与 MSRA 研究员和实习生交流的机会,MSRA 的包容——包容女性,包容每个人的想法——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也促使她投出了实习的简历。

不久前,陈艺虹作为演讲嘉宾参加了 MSRA 女生分享会,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和个人爱好。这个活动为在 MSRA 实习的女生提供了交流的平台,相互扶持的友谊也将对大家在领域内的发展有颇多助益。

陈艺虹参加女生分享会,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和个人爱好

MSRA的“惊艳”与“惊喜”

陈艺虹是 MSRA BDM(Big Data Mining)组的实习生,看 paper、写 code、做实验、写 paper 就是她在研究院的日常。在 mentor 陈蓓的带领下,她第一次完整撰写了一篇正式论文,也进行了人生中第一次顶会投稿

她用“惊艳”形容自己在 MSRA 的实习经历,“走在路上,随时都可能碰到大佬;在被 push 后,常常会做出之前没有预想到的成果,这会让人非常惊喜。”

这份“惊喜”来源于顶会论文的一投即中。她的论文 Learning-to-Ask: Knowledge Acquisition via 20 Questions 投中了 2018 年 8 月在伦敦举行的 KDD 会议(ACM SIGKDD Conference on Knowledge Discovery and Data Mining)。她希望通过交互式游戏来解决高质量知识库的构建问题,于是基于“二十个问题”这个游戏,提出了既可以让用户开心玩游戏、又可以构建高质量知识库的“LA”框架。这次顶会之旅让陈艺虹获得了与优秀研究者交流的宝贵机会,她对自己研究领域的热爱也因此更进一步。

MSRAers 在 KDD2018 上的合影,陈艺虹(二排右二)

MSRA 丰富且有针对性的科技前沿讲座是陈艺虹不得不提的福利,她表示在 MSRA 可以先于学校听到知名学者的讲座。“在这里我可以更专注于研究,而不是用户的体验,”陈艺虹认为,浓厚的学术氛围是 MSRA 区别于其他公司的重要特质,“我也有充足的时间去探索自己想做的。”

而今,陈艺虹已在 MSRA 实习了一年零两个月,当被问及期间最有成就感的工作时,她短暂地思考后提到了她在这里进行的另一项工作:一种自适应的正则化调整方式的研究,它既可以帮助工程师减轻调校负担,也提高了推荐模型处理“Data Sparsity”的能力。在实验中,陈艺虹的努力使 2.5 小时的评估环节缩减到 1 分钟,实现了 150 倍的效率提升,这也解决了实验过程中的一大瓶颈,后续研究得以顺利进行。

“其实不要问我成就感,我的成就感肯定是来自最近的事情。我对成就感遗忘得太快。” 她又补充。她的“健忘”亦是她的工作态度:过去的成就只属于过去,思考现在和未来或许才是她的首要目标。导师很“甜”,我也不那么“冷”了“甜”,这是陈艺虹用来形容 mentor 陈蓓的词。“她很喜欢笑,很有魅力。”陈艺虹说,“做论文比较晚的时候,mentor 会骑她的小电动送我回学校,会在聚餐上细心考虑所有人的饮食偏好,会在出差时给实习生带小礼物。”陈艺虹觉得自己的性格有点“冷”,正如她酷酷的外表和简洁有力的说话方式。但即使是这样的她,也被 mentor 陈蓓融化了。以前的她认为和同事的相处仅限于工作,但她与陈蓓却亦师亦友。

陈艺虹(右)与导师陈蓓在 KDD2018 上展示 paper

“甜” ,这也是陈艺虹用来形容她和 mentor 之间关系的词。

作为陈蓓的第一个实习生,她们常常对谈,这是她们喜爱的交流方式。

在研究工作中,陈蓓懂得如何“引爆“实习生们的积极性和兴趣,让陈艺虹尝到研究的“甜”。“她会 push,但不会限制你的发展。”陈艺虹说。

从想法提出、实验到撰写论文,陈蓓对整个过程都很有掌控力,也会将研究经验传授给实习生。陈艺虹对研究的进展往往过于乐观,譬如在撰写第一篇论文时,她预估一周就能完成,但陈蓓告诉她,“大概需要一个月,因为这是你的第一篇论文。”事实也确如陈蓓所言。

陈艺虹(右二)与小伙伴们在 MSRA 合影

在陈蓓的指导下,也在自律和严谨的自我要求中,陈艺虹不断汲取,不断成长。

学习和研究之余,陈艺虹喜欢跑步和读书。《僧侣与哲学家》是她很喜欢的一本书,她从中悟出:佛教更强调个人体验,科学则关乎造福全人类。“做科学就是需要不断地尝试、做实验,尽管可能穷尽一生都只能在某个细微的领域迈出一小步。”她说。在这样的信念下,陈艺虹正在钟爱的领域里踏实前行。

馒头寄语

艺虹是我的第一个实习生,她来 MSRA 的时候,我也才刚刚离开象牙塔 2 个月,所以我们的关系比起导师和实习生,更像是朋友。我们一起合作了两个有趣的课题:基于强化学习的知识获取,以及自适应的正则调参方法。艺虹完成得十分出色,她是一个很适合做研究的人,在课题遇到困难时,她总是充满热情地去探索和钻研。她对问题的思考很深刻,常常能提出新的想法,动手实现的能力也很强。在未来的道路上,希望艺虹能继续带着对科学的“好奇”与“热情”,做出更多出色的工作,生活当然也要开心幸福!

——微软亚洲研究院研究员 陈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