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派 | 相信成长的力量:郑旷宇的科研、生活之路

2017-12-06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采访约在一个温暖的上午,旷宇穿着红色帽衫,活力满满地踏进会议室。看过他的履历,丰富的研究经历与多篇高水平会议论文,已足够给他打上优秀的标签,他却自谦说,“微软亚洲研究院出色的实习生太多,我只是普通一员”。投入地工作,热爱生活,相信成长,是他想分享给大家的感悟。


郑旷宇

科研,上下求索

2011 年,旷宇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来到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开始了在计算机工程专业的深造,师从 Xiaorui Wang 教授。他的研究方向是高效能计算机系统及网络,简单来说,就是在保证甚至提高系统性能的前提下,降低系统能耗。

数据中心及网络是旷宇的研究领域之一。这是云计算与服务的物理基础,搜索、在线视频、网上购物等应用都依赖其性能。极高的能耗是数据中心的一大问题。在美国,所有数据中心一年的耗电量就达到了 700 亿 kWh,需电费约 69 亿美元。大部分数据中心的运行设备数量都是按照需求的峰值设计的,但用户的实际使用量会随时间波动,所以很多设备长时间都处于空闲耗能状态。若能根据工作量实际需求动态地调整使用设备数目,并进行合理的合并管理,便可大量降低能耗。同时,对于亚马逊、淘宝等网上购物平台,额外的网络延迟会影响用户体验,直接降低销售额。因此,如何合理控制数据中心网络的设备资源,在保证网络延时性能达标的同时降低总能耗,也关系到企业的经济效益。在 INFOCOM, TPDS, ICDCS 等国际会议和期刊上,旷宇发表了多篇该领域的高质量论文。

旷宇的另一个研究领域是移动设备能耗优化。他与其他研究者合作设计了 CoSmart 系统,通过分析学习用户的位置和时间行为习惯,系统可实现手机和台式机之间的应用自动迁移,控制设备的开启与睡眠,将手机待机时间延长 1.6 到 2.5 倍,并节约近一半的台式机能耗。

聊到科研,总能看到旷宇眼中的亮光。他喜欢探索未知,也享受解决问题的成就感。科研是他的兴趣所在,这也正是他不断努力、坚持至今的重要原因。旷宇坦言读博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国外环境的适应,研究方向的转换,实验进展的反复,英语的表达问题,被多次拒稿,都曾给他带来不小挑战。当挑战变成过去式,就成为了收获。全新的环境开阔了他的视野,不同的研究方向扩大了他的知识技能广度,而科研过程中的波折,更让他体会到了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的道理。

“我的导师 Xiaorui Wang 教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从选题,批判性地学习分析前人成果,到系统与实验设计,论文撰写,甚至最终如何报告,他都言传身教。他严格、认真和敬业的治学态度,让我受用终生。”旷宇说。家人和朋友的鼓励,同学间的交流指点,也让他十分感激。

科研的道路绝非坦途,需要锲而不舍的努力。回首读博至今,旷宇很欣慰自己坚持了下来,获得了弥足珍贵的成长。


旷宇与OSU吉祥物Brutus

MSRA,有缘相逢

“揣着梦想,无数人离开故乡,奔赴那美丽的远方;然而只有走向了远方,才开始明白什么是故乡。”

这是旷宇获得北航 2004 年最佳原创诗歌的作品《故乡,远方》中的一句。几年后,他背起行囊,远赴美国求学。今年7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又让他重回故乡北京实习。而这段与微软亚洲研究院 (MSRA) 的缘分,早在多年前就已埋下伏笔。

2010年,还在北航读硕士的旷宇有幸听了 MSRA 原网络组研究员郭传雄的学术报告。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数据中心及网络,并对其产生兴趣,这也对他后来的研究方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2015 年,旷宇与陈果在 ICDCS 会议上初次相识。研究领域相关,研究兴趣相近,两人相谈甚欢。“谁也没想到,两年后我们会在MSRA重逢,他还成为了我在 Cloud and Mobile 组的 mentor。”旷宇感叹。陈果在旷宇眼里认真,敬业,平易近人,亦师亦友。“无论是整体方案,还是技术细节,他都给我了很多中肯的建议”,而“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等几代 mentor 传承的理念也让旷宇印象深刻。不仅是学术大拿,作为运动迷的 mentor 陈果还曾是清华排球队队长及主力二传,“难怪组织与协调能力都十分出色”,旷宇说。

旷宇(右)与 mentor 陈果(左)

MSRA 的经历让旷宇对企业研究院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MSRA 就像是学术界与产业界的桥梁:既在研究前沿学术问题,又在解决实际的产业问题,直接为一线产品提供支持。”旷宇目前所参与的数据中心 FPGA cluster(FPGA 群组)硬件加速的课题,就与业界的应用密不可分。相对于 CPU 等通用处理器,FPGA 具有速度快、易并行化、能耗低等优点,已大量集成在微软、亚马逊等公司数据中心的服务器上,用于网络、存储等基础架构加速。比如微软今年8月发布的脑波计划(Project Brainwave),就是一个基于 FPGA 的超低延时、高吞吐量的云端深度学习加速平台。单个 FPGA 资源无法满足大规模云计算应用的需求,如何高效、自动化地进行数据中心规模的多 FPGA 协同编程、资源分配管理和高速通信互联,正是他们在研究的课题。

MSRA“自由开放的研究氛围”也是旷宇反复提及的一点。在这里,小组乃至不同大研究组间都有多元的交流与合作机会,讨论室、空中花园更是提供了天然的平台。组内的熊永强研究员、程鹏研究员和白巍研究员,以及多位实习生小伙伴,经常在组会或私下分享宝贵的建议和经验,在项目方向的把握、方案的选取以及技术难题的解决方面为他带来了重要的帮助。

除此之外,MSRA 丰富的大师讲座、前沿学术报告对实习生来说是一份超级惊喜。“有幸听到图灵奖获得者 John Hopcraft 教授‘如何做有影响力的研究’的讲座,他说做出优秀甚至顶级工作的秘诀,就是找到自己最热爱的方向”(了解更多,请点击:实习生问道图灵奖:做研究的终极奥义)。Hopcraft 教授“大道至简”的提点让旷宇印象深刻。

生活,多种色彩

Work hard, play harder,”这是 MSRA 实习生项目的口号,也是旷宇的生活态度。

在 MSRA 的篮球社,旷宇结识了许多兴趣相投的小伙伴。他也曾是 OSU 校乒乓球队一员及副队长,和伙伴们一起夺下了 2014 到 2016 年间的俄亥俄州团体冠军。作为八夺全美冠军的美式橄榄球传统名校,OSU 浓厚的体育氛围,也让他喜欢上了跑步和健身,并将两者认作要“坚持到老”的事。老校友,奥运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 Jesse Owens 的挂在体育馆里的名言—— We all have dreams. But in order to make dreams come into reality, it takes an awful lot of determination, dedication, self-discipline, and effort,让旷宇每次健身的时候都觉得“很带感”。

旷宇(左三)和MSRA篮球社的小伙伴

旷宇还是音乐发烧友。大学期间,他曾疯狂地喜欢 A Cappella(无伴奏合唱)。“苦于当时国内能找到的资源很有限,我曾搜集搬移了一批国外优秀无伴奏合唱视频至某酷,算是国内较早的一批 A Cappella 爱好者吧”,他笑着说。旷宇后来还加入了北航校合唱团,曾担任过男低声部长和副团长。

和许多身在海外的同学一样,旷宇的厨艺在留学期间突飞猛进。“馋了不要紧,学着自己做”是他戏称的信条。在他看来,做饭和科研有很多相似之处。灵感创意、合理搭配、掌握火候和时间分配等方面的练习,不但能给生活带来乐趣,也能培养动手能力和逻辑思维。

旷宇的厨艺展示

这些爱好,不仅帮助旷宇点缀生活、缓解压力,也让他悟出了许多同样适用于工作与学习的道理。生活不只一种色彩,很多时候,给自己一个机会,勇敢地学习与尝试,往往就会多一份成长的收获。

“大多数人总过高地估计自己在一年内能完成的工作,却低估了自己在十年内能取得的成就。”在今年的 MSRA 实习生大会上,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引用了这句比尔盖茨的名言。旷宇相信他在 MSRA 的宝贵实习经历,一定会对他在之后的成长起到重要的作用。

馒头寄语

Cloud and Mobile 组 mentor 陈果:

旷宇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的高年级博士生,明年即将毕业。在和我一起工作的几个月时间内,他主要参与了组内的FPGA cluster项目。他具备聪明、勤奋、积极主动、不怕困难、勤于思考、善于交流表达、善于合作等等多种优秀科研人员所该具备的品质。他在实习期间非常出色地完成了组内的项目工作,同时我也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好习惯。

祝旷宇在接下来的博士毕业和求职过程中一切顺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