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派 | 裴瑞:从传播学到计算机,闪光少女的 MSRA 奇遇记

2018-07-20 | 作者:微软亚洲研究院

编者按:她是世界联合书院奖学金得主、布朗大学本科生全额奖学金获得者,更是世界传播学顶尖学府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传播学博士生。同时,她也是一位小“网红”,在知乎上开办的 Live 前后共有超过 2000 人参与,是一位“心理学问题优秀回答者”。毫无疑问,在外人看来,裴瑞就是这样一个闪光少女,但如果不是同她相识已久,你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为人低调、说话又轻声细语的女生居然是一位“大神”。

而在来 MSRA 以前她几乎不会编程,却在 MSRA 这方天地里独立进行了2个落地项目,代码能力也进步神速。从传播学到计算机科学,她是如何在 MSRA 收获成长与灵感的呢?

 

裴瑞

从传播学到计算机

初见裴瑞,你一定会被她瘦弱文静的外表蒙骗。这个说起话来温文尔雅,几乎从不跟人脸红的姑娘,却敢于从传播学横跨到计算机科学,实现了文科生的逆袭。

看似艰难的跨领域对裴瑞而言并非源自头脑发热,而是出于研究需要。“当下传播学的发展趋势是定量计算,对技术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仅仅停留在传播学实验室中很难获得优质的数据集。MSRA 不仅能够提供很好的数据,还能让我接触到更多技术资源,获得成长。

不可否认,在这个全球最火热的计算机实验室做研究,对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文科生而言非常艰难,她不仅要弥补在数学与计算机基本技能上的缺失,思维模式也需要随之转变。

裴瑞坦言,在 MSRA 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就是写代码。“之前自己也在学校实验室学习怎么写代码,后来发现很多东西可以自学,但没机会实践。”刚到 MSRA 时,她深感自己的代码能力和其他实习生相比依然有很大的差距。幸而有 mentor 谢幸和组里小伙伴的帮助,她的编程技能才得以成长。“有时候我会问他们一些非常白痴的问题,非常感谢大家不嫌弃我。”

 

裴瑞(左五)和小伙伴

 

作为一名传播学博士,她的思维模式也需要从象牙塔中脱离出来。MSRA 脚踏实地的研究氛围影响了她。“传播学学术界比较浪漫主义,过去我的很多研究都是基于个人兴趣,不会考虑它的实际应用价值。必须承认,我们的很多研究问题对人们的现实生活没什么影响。”

到了 MSRA 以后,她发现这里的老师做的研究都很务实,研究成果往往都有很深刻的现实影响。在 mentor 的带领下,她的研究思路慢慢从“理想主义”转向“脚踏实地”,而得益于 mentor 给予的空间,她的价值也得以在 MSRA 最大地发挥。

裴瑞负责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研究用户在线搜索数据和用户性格两者的相关性。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个项目并不脚踏实地。”由于在线搜索是一个用户的长期行为,而在此之前从没有研究者收集过有关数据,因此这个研究在短期内还很难得出有效结论,遑论落地应用。得益于 mentor 谢幸的包容,这个不那么“脚踏实地”的项目依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裴瑞与 mentor 谢幸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她的第二个项目就开始“接地气”了。在这个项目中,裴瑞通过熟知的传播学理论对 Bing 的广告投放方式进行了分析,以期寻找出更有效的广告说服手段。

然而,作为一名文科博士,技术瓶颈、不了解企业需求等问题依然时常困扰着她。不过,所有的麻烦在 mentor 谢幸那里似乎总能得到妥帖的解决,尽管工作繁忙,谢幸依然会给她推荐最合适的人来帮她解决问题。

在 MSRA 6 个月的实习生活里,裴瑞不仅收获了代码能力和全新的科研思维。做过的项目也给她带来了不少灵感。目前她正在动笔写作论文,准备来年投稿传播学领域的核心期刊。

知乎大 V 成长记

作为一名知乎“小网红”,裴瑞的涨粉之路如同“无心插柳”。“刚上大学的时候特别无聊,也很爱刷知乎。随便回答了几个问题,当时都没有想到能有这么多赞。”但也正是这些无心之举,让她成为了知乎社区的会员,参加知乎活动也成为她实习生活之外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高中就到美国上学的裴瑞而言,体验并克服长久的孤独是必修课。她时常一个人看展,爬山,努力在空余时间给自己找事情做。不过,本科学习认知神经科学的她对“孤独”不陌生,更不排斥。

基于自己的学科背景和个人经历,她曾在知乎发起一场线上讲座,题目是“孤独或社交隔绝对大脑有怎样的影响?”,这场 live 有超过 2000 名听众参与。在这场讲座和之前回答的基础上,她的想法和思考被整理成一篇文章发表在知乎电子书《遇见孤独》中,吸引了超过 37000 人阅读

 

裴瑞在北京交通大学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

 

“其实知乎对我来说是个社交网站,我通过这个平台重新认识了很多人。知乎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社区,里面各种年龄阶段,从事各种职业的人都有。够和他们一起交流,分享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看法非常有趣。”除此之外,裴瑞偶尔还会通过知乎“视奸”在 MSRA 一起实习的小伙伴,观察他们喜欢关注什么话题。她甚至回答了“在 MSRA 和潇帝玩狼人杀是什么体验?”,并“顺理成章”地获得了这个问题的最高赞。

闪光少女的攀岩瘾

除了科研生活以外,裴瑞的业余爱好也和一般女生不大一样。攀岩是她近期的爱好,她甚至在 MSRA 组建了一个“MSRA 爬墙小分队”一起攀岩。

聊到攀岩社,裴瑞就显得兴奋起来。由于从高中开始就在国外上学,刚到 MSRA 时,她还有些害羞,认识的朋友也不是很多。谈到发起攀岩社的初衷,裴瑞的说法格外朴素:想找一群小伙伴和自己一起玩。“从去年 1 月起,我就开始学习攀岩,但基本都是一个人去。攀岩这项运动在国内还没有得到广泛的普及,我觉得这项运动很好,你不用跟其他人比,只要自己每次比上一次有进步就很开心,准入门槛也很低,就想邀请大家和我一起玩。

 

裴瑞(前排中)和攀岩社小伙伴

 

从 6 月 1 日攀岩社第一次开展活动以来,裴瑞的“MSRA 爬墙小分队”微信群人数迅速从十几人上涨到 68 人。加入攀岩社,大家不仅出于对攀岩运动的兴趣,也源于对这位“美女学霸”的崇拜。无论如何,裴瑞都达到了她经营攀岩社的目的——“一方面可以把这项运动介绍给更多的小伙伴,另一方面也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运动中的快乐和心得。

电影《闪光少女》的女主角陈惊曾说:“我喜欢萤火虫,它看起来弱小,却能发光。”裴瑞绝对是那个现实版的闪光少女,温柔谦逊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丰富而有趣的灵魂,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散发着闪耀的光芒。

mentor 寄语

正如文中所说,裴瑞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传播学院,完全没有任何计算机学科背景。实际上,她并不是 MSRA 社会计算组唯一来自非计算机相关学科的实习生,我们已经有过多位来自心理学、环境学和社会学领域的实习生。这是由于我们组的研究重点是用户画像、推荐系统以及个性化服务,这些研究方向背后的关键正是对用户的深刻理解,这就需要结合不同学科的研究成果。

裴瑞在 MSRA 实习了六个月,我发现她在实习期间的计算机水平得到了大幅提高。现在她已经能熟练的进行大规模数据的处理、标注和计算,也能迅速的使用数据来验证自己的研究想法。她的两个研究项目都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这对我们未来的研究提供了扎实的基础。我相信她在不远的未来会成为一位杰出的跨领域学者,取得令人佩服的研究成果。

谢幸 微软亚洲研究院 资深研究员

 

标签